博泽中国财经网-宏观经济网站

楼市:字数越少,空间越大!

2020-05-23 08:36:29

文/刘晓博

昨天在专栏里提出了8个悬念。现在谜底来了,我们不妨先看看是否“押题乐成”。 关于经济增长,首次没有设立详细目的。在昨天的分析里,我也有这个推测。 然后是特别国债,只提出刊行1万亿特别国债,跟此前坊间预测的3万亿、5万亿有很大区别。我的看法是:先发1万亿,如果不够还会增发。中央政府债务率不高,有空间。 至于是否会泛起“财政赤字钱币化”,也就是让央行直接购置特别国债,官方没有给出说法,预计有难度。至于这批国债会是零利率吗?如果不是央行买,固然不会零利率。 关于城镇观察失业率,我推测目的是5.5%到6%之间,效果是6%。CPI目的,我推测是3%左右,效果是3.5%左右,看来中央都预留了一定的空间。 赤字率,我猜会到达3.5%,效果是3.6%。之所以是3.6%,是比去年增长1万亿,取其整数(赤字金额)的效果。注意,国际警戒线是3%,欧盟提出的指标。但个体年度突破一下,问题不大。 地方债增长,我猜是增长4.5万亿。政府事情陈诉说“今年拟摆设地方政府专项债券3.75万亿元,比去年增加1.6万亿元”。我说的是“普通债+专项债”,陈诉说的是不计入赤字的专项债。 M2增速,我猜表述应该是:“广义钱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要与海内生产总值名义增速相匹配并略高”。效果是:“综合运用降准降息、再贷款等手段,引导广义钱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显着高于去年”。陈诉的表述更“直接”和“有力”。 区域经济政策、利好片区,也基本上都猜中了,只是上海和深圳没有被单独提及。但实际上会如何,我们可以继续视察。 最后是房地产政策,跟我此前预判差不多。下面主要分析一下房地产的最新表述。 我把2016年以来,一连5年“政府事情陈诉”关于房地产政策的表述,做了一个集纳,大家可以对比一下。

最近5年“陈诉”对房地产的表述

可以看出,2016年的表述是“最友好”的,那时正值去库存政策提出3个半月,也是政策发力的时候,许多地方取消了限购政策,一轮房地产牛市正在启动。在棚改政策上,首次提出了钱币棚改。事实证明,对于三四线楼市来说,钱币棚改威力堪称“原子弹”。 2017年做陈诉时,一二线都会已经偏热、调控开始,但去库存仍然在继续,这时候强调“因城施测去库存”,并仍然在提“提高钱币化安置比例”。2018年的政府事情陈诉,关于楼市表述泛起逆转,开始强调“房住不炒”,而且提到了房地产税。2019年没有强调“房住不炒”,那时候(1月到3月),楼市有一波小阳春,北上广深甚至针对楼市减税降费。到了4月中旬,政策才再次收紧。整体而言,2019年的政府陈诉对楼市比力温和,但提及了房地税,把“稳妥”酿成了“稳步”,有点想动的迹象。但到了下半年,由于经济下行压力较大,房地产税未能“一读”。跟前几年对比,今年的政府事情陈诉对房地产的表述最简朴,字数最少,可谓惜墨如金。最焦点的一句话是“坚持屋子是用来住的、不是用来炒的定位,因城施策,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康健生长。”大家可以品一下,完全是中规中矩、没有心情和特征。 而这句话的前一句是“深入推进新型城镇化。发挥中心都会和都会群综合动员作用,培育工业、增加就业。”可见,新型城镇化才是当前中国最大的内需,事关工业和就业。所以,跟新型城镇化密切相关的房地产市场,固然也不能冷场。注意,今年没有提及房地产税。

前几天,中央在“加速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”的最新意见里,提到“稳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”。但后者是一其中恒久计划,而政府事情陈诉是针对今年的。所以,2020年房地产税立法不会有新的希望,这一点基本可以肯定。另外,值得关注的是:“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”这句话没有泛起在2020年的政府事情陈诉里。或许有人会说:2016年到2019年的政府事情陈诉里,也没有泛起这句话呀?这有什么稀奇的? 但你要知道,这句话是2019年7月首次被缔造出来的,泛起在政治局集会通稿里。所以,2019年和之前的政府事情陈诉里没有泛起是正常的。缔造了这句话之后,它没有泛起在最新一次的政府事情陈诉里,就值得注意。

  

标签:楼市 房地产 房产税

相关阅读